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病友之家-中国最纯净的病友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419|回复: 1

生命如百花多樣(威廉宝宝听风者的故事)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5-7-12 19: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eilianbaobao 于 2015-7-12 19:53 编辑

来源:科學人雜誌

離島孤靈,卻是心智精華之所在!

曾 志朗 ╱2004年8月號科學人雜誌

記得「雨人」那部電影嗎?達斯汀‧霍夫曼簡直演活了那位患有高功能自閉症的中年人。比起帥哥湯姆‧克魯斯的手足無措,「雨人」的羞怯以及害怕社會關懷的逃避眼神,真是讓人痛心。但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一位在制式的學校裡一定會因行為舉止表現得笨拙而常被譏笑的「低能兒」,竟然會對一盒被打翻而散落一地的牙籤,一眼就「看」出一共有198根,而且經過比對後,準確無疑。雨人的驚人表現,並非特例,世界各地的研究者都有類似的報告,而且在歷史上也有很多文獻的記載,除了數字之外,有些自閉症的小孩,對顏色的區辨、對某些特殊問題的運算(如對任一數字的開二次方或三次方,如1327年的8月6日是星期幾)和記憶能力,都有「天才」似的表現。如果以往把人類的智慧看成是整合性表現的說法是對的,則被視為「白痴」的「天才」的一再出現,就必須有新的解說了。

三年前,我還在教育部服務,有一次到台灣東部一所國中考察,看到了特殊教育班的一位女學生,她的臉形與我十幾年前在美國加州沙克生物研究院所從事研究的一群大「小孩」(12~19歲的青少年卻只有6歲大的心智年齡)非常相似(見圖A)。我問她的老師一些相關問題,如畫圖、寫字、閱讀、說話以及生理現象等。我很快就知道,她是我在台灣發現的第一個「威廉氏症候群」的小孩。我再問特教班的老師們有沒有聽過威廉氏症候群的心智障礙型態,在場的老師沒有一個聽說也沒有一個讀過。那麼很顯然的,這群充滿愛心與熱情的老師們對這位「威氏兒童」,可能會「帶」好她,但卻不能「教」好她,因為他們對威氏兒童的認知型態,並不理解!



                                 图A


其實對威氏兒童的科學研究也不過是近十幾年的事。那時候,我在加州大學心理系教書,有一部份的研究是在聖地牙哥的沙克生物研究院進行,當時我的老闆是貝露姬(Ursula Bellugi)博士,我們研究的重點是聾啞人的自然手語和腦神經的關聯,但在某一個機緣之下,我們發現了威氏兒童非常奇妙的認知特性。

一般說來,他們在傳統智力測驗上的成績,是被歸於心智障礙類,但是他們說話流利,應答也快,所以通常又不被安排在特教班中。以往,他們沒有引起太多注意,主要是他們出生後體型就很小、發育不良,而且從小就有心臟病的症狀,在醫療技術不臻完善的時代,他們很多人在進小學之前就不幸過世了。如今醫技進步,他們的死亡率大降,進入學校的人就越來越多,但他們學業跟不上,空間能力很差,移動時的平衡不好,方位的判定與記憶常出錯,日常生活必須有人時時照顧,也就變成家庭和學校的負擔了。

在1980年代,我們開始注意到威氏兒童對聲音(包括語音與音樂)特別敏感的特質。有一次,實驗室來了七、八個威氏兒童,正準備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的採訪,他們吱吱喳喳說個不停,而且問東問西,好奇得不得了。終於,華萊士忍不住說:「我們這次不是要來訪問一群智障的小孩嗎?他們來了沒有?」我們這些研究者笑著說:「他們都是你今天要訪問的對象啊!」華萊士看著這群不同種族、不同樣子,但臉形都像極了卡通片裡藍色小精靈的孩子們,納悶的說:「不會是他們吧?!他們話講得多好呀!」

正式錄影時,我們現場讓這些小孩畫腳踏車,他們很興奮的一邊唸車子的各部件名稱,一邊就畫起來,結果呢?車樣都變形了,根本不像一輛腳踏車(見圖B)。我們也要他們描繪一個由小字母m組成的大D字母,結果他們只畫出局部的m,卻看不到整體的大D(見圖C)。如果把這個結果和唐氏症小孩所畫的圖作比較,則形成一個在學理上非常有趣的對照:唐氏症小孩只會畫出大D,卻看不到局部的小m。這兩群兒童都在智力測驗上被劃歸為智障,但很明顯的,他們對空間的知覺與圖形的畫作,卻遵照著完全相反的機制在運作。對局部的專注和對整體的忽視,是威氏兒童的標誌,近年來更發現是和第七號染色體的缺失有關!


                                     图B

「60分鐘」的採訪是現場直播,我們很擔心出狀況,因為要這些小孩作彩排及預錄是不可能的。主持人華萊士的現場經驗豐富,所以一切進行很順利,但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忽然間這些小孩都跑到窗邊一起看向窗外的天空,而且唸唸有詞,很調皮的重複著“e-le-kep-te,e-le-kep-te”。現場一下子失控,我們趕快到窗邊把他們拉回來,也抬頭看看窗外,什麼也沒有!不知道他們看些什麼?好不容易都回到沙發椅上坐好,華萊士也預備再問一些問題,距離剛才中斷的時間剛好10分鐘,其中一位小女孩忽然又冒出一句話 “See, I told you,Helicopter!”說時遲那時快,真的有一架直升機就從窗外的天空飛過!


                                             图C

威氏兒童對聲音的敏感度,讓我想起了「雨人」對真空吸塵器的聲音非常害怕,也讓我想起了盲人自閉症的音樂家東尼‧狄波亞。四年前我邀他來台灣表演,他聽了幾次「情人的眼淚」的音樂,就在鋼琴旁自彈自唱“Tears”。去年我打電話給他,他一聽到我的聲音,就認出我是誰,在電話裡向我大唱“Tears”!這些特殊的能力,豈是傳統的智力測驗所能測出?!

和威氏兒童在一起,令人愉悅快樂,因為他們天性樂觀,喜歡別人的關注,而且天真無邪,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會掰,只要是以語言為媒介的,他們就充滿了創意,也很愛現。例如,有一次,他們去動物園玩了一趟,回來後,我們要他們說說動物的故事,其中一位搶著說話,她興奮的告訴大家一個又一個故事,從對大象非常形象的描繪到大象的心情。但忽然間,她話風一轉,冒出了巧克力公主的故事。細讀這一串想像力十足的故事所用的句型與詞彙的安排,有人會認為她是心智障礙的兒童嗎?

但她確實是,而且連最基本的把長短不一的棍子由短到長排列都不會。我們也檢視她的視知覺,發現她對線條的方向無法做正確的判斷,但要她先看過一個臉形,再從六個非常相似且角度不一的臉形當中,挑選出其中一個不同人的臉,她的成績比正常兒童又毫無遜色!對認知科學家來說,這些分離的能力,確是令人不解:如果連最簡單的排列作業都不會,那他們哪來的能力去使用那非常複雜的語法呢?

雨人、威氏兒童,還有我那又盲又自閉的朋友東尼,他們在茫然的腦海中所展現出的特殊才能,就像聳立在海上的孤島,島上的風光明媚,無懼於四周的波濤;也像沙漠中的綠洲,對照著週遭寸草不生的黃沙。生命是如此多樣,人類的智慧更是由這些多元而獨立的認知模組整合而來。由此看來,我們在台灣的研究群,就是要在這些離島孤靈中,去闡述人類智慧精華之所在!

关于作者的更多介绍请参见如下百度百科链接: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eZATcXTHo2-qCqkFi71IktBygn1G4-vWr4LGzXdoeTl_Q8YFrcdV2r5pJhI3k0HMoxrYZ1u_slJGnhGmKbQlo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万

帖子

3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2840
QQ
发表于 2015-7-13 14: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病友之家-中国最纯净的病友社区    

GMT+8, 2018-1-16 19:36 , Processed in 0.08698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